烦躁 - 急躁
【烦躁】 fan zao 烦闷急躁。
一想到昨天那场纠纷,他就烦躁得难以入睡。

【急躁】 ji zao 碰到不称心的事情马上激动不安。
一听说事情弄糟了,厂长就急躁起来了。

《异同》
这两个词都表示着急、不安的意思,都是形容词。但这两个词在词义上有所不同,“烦躁”侧重指因为事情不称心而心情烦闷,不舒畅,“急躁”侧重指因为没有达到目的或事情不称心而着急不安。这两个词的适用范围和搭配对象也有所不同,“烦躁”一般用于心情,常跟“心情”“情绪”等搭配,“急躁”一般用于性情,常跟“性情”“脾气”等搭配,也可用于心情,“情绪”“心情”搭配。


 反响 - 反应
【反响】 fan xiang 回响;反应。
这篇文章发表后,在青年教师之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。

【反应】 fan ying 事情所引起的意见、态度或行动。
广大电视观众对电视连续剧〈渴望〉的反应都是很不错的。

《异同》
这两个词都表示外界事物所引起的意见、态度或行动,都是名词。但这两个词在词义上有所不同,“反响”侧重表示引起众人热烈的议论、普遍的称赞、强烈的意见等的情形,有以声音的回响作比喻的形象性。“反应”则一般指事物引起的情况状态,语音比“反响”轻,没有“反响”的形象性。这两个词的使用范围也有所不同,“反响”一般用于许多人的言论或行动,“反应”可用于众人、集体,也可用于个人。此外,这两个词的词性有所不同,“反响”只有名词用法,而“反应”除有名词用法外,还有动词用法,如“他一时没反应过来”。


 范畴 - 范围
【范畴】 fan chou 人的思维对客观事物的普遍本质的概括和反映。
化合、分解等是化学的范畴。

【范围】 fan wei 周围界限。
他们这次谈话的范围很广,涉及到许多双方都密切关注的问题。

《异同》
这两个词都表示一定的区域,都是名词。但这两个词在使用的范围上有所不同,“范畴”适用于抽象的事物或概念,常作哲学术语,如“哲学的范畴”、“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范畴”等,使用范围比较小,而“范围”作为一般词语,使用的范围比较广泛,多用于具体的事物,如“活动范围”“职权范围”“适用的范围”等。“范畴”是从日文借来的外来词,而“范围”不是。此外,“范畴”只用作名词,而“范围”有时还可用作动词,作限制、概括讲“用这些框架去范围它”。


 妨碍 - 妨害
【妨碍】 fang ai 使事情不能顺利进行;阻碍。
在图书馆不要高声喧哗,以免妨碍别人看书、学习。

【妨害】 fang hai 有害于。
吸烟妨害身体健康,尤其是青少年更不应该吸烟。

《异同》
这两个词都表示对人或事物带来不利影响,使之不能顺利进行或保持正常状态,都是动词。但这两个词在语义轻重上有所不同,“妨碍”着重指给人或事造成一定的障碍,程度较轻;“妨害”着重指对人或事有损害,程度较重。这两个词的搭配对象也有所不同,“妨碍”的搭配对象常是“工作”“学习”“进步”“交通”“视线”“活动”等,“妨害”的搭配对象常是“健康”“利益”“团结”“治安”“和平”等。


 非常 - 十分
【非常】 fai chang 十分;极。
他所面临的问题非常复杂,谁也帮不上他的忙。

【十分】 shi fen 很。
这个案子十分棘手,它牵扯到不少人和单位。

《异同》
这两个词都是表示程度很深的意思,都可作副词用,有时这两个词可以换用。但二者在与其它词的搭配上有所不同,“十分”前面可以加“不”,表示程度较低,如“不十分热”,而“非常”前面不能加。两个词的变化形式也不相同,“非常”可以重叠为“非常非常”,表示程度更加深,如“人非常非常多”,而“十分”不能重叠。这两个词在词性上也不完全相同,“十分”只有副词用法,而“非常”除有副词用法(此时一般可与“十分”换用)外,还有形容词用法,表示异乎寻常的意思,用作定语,如“非常时期”。“非常”有一个习惯用法,如“人来人往,热闹非常”,“十分”没有这种用法。